小女孩捡了一颗手榴弹,摇晃着玩,就像摇晃布娃娃一样

  • 作者:
  • 2020-07-04
  • 237人已阅读

小女孩捡了一颗手榴弹,摇晃着玩,就像摇晃布娃娃一样

季玛.苏夫朗科夫,当时五岁。
现在是机械工程师。

在此之前,我只怕老鼠。但当时一下子出现了那幺多可怕的东西!成千上万种恐惧……

在我童年的意识里,「战争」这个字眼远不如「飞机」对我们的打击更大。「飞机!」妈妈赶紧把我们从炕炉上抱起来。可是,我们害怕从炕炉上下来,害怕走出屋子,她刚把一个孩子抱下来,另一个又爬了回去。我们—一共有五个孩子,还有一只可爱的小猫。

飞机朝我们开枪扫射。

年纪小的弟弟,妈妈用围巾把他们拴在自己身上,而我们,稍大些的,就自己跑。在你很小的时候,你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上,你不是从高处向下看,而是生活在接近地面的地方。在这里,飞机更加可怕,炮弹更加可怕。我记得,我羡慕过甲虫,牠们个头那幺小,总是能够找个地方躲藏起来,钻到地底下。我曾想像,等我快死的时候,我就变成某种野兽,我要跑进森林里。

飞机朝我们开枪扫射。

我的堂姊,当时才十岁,抱着我三岁的弟弟。跑着,跑着,没力气了,摔倒在地上。他们在雪地里趴了一个晚上,弟弟冻死了,她活了下来。人们挖了一个坑,埋葬弟弟,她不让:「米舍恩卡,你不要死!为什幺你要死啊?」

我们逃离了德国人,住在沼泽地里……住在小岛上。大家帮自己搭起了窝棚,就住在里面。窝棚,就是一种简陋的棚子,用光滑的原木搭成,顶上有个窟窿,用来排烟。下面就是泥,是水。冬天、夏天,我们都住在里面,睡在松树枝上。我和妈妈曾离开森林,回过一次村子,想从自己家里拿些东西。但是,有德国人。那些回去的人,被敌人赶到了学校里,让他们跪在地上,用机枪扫射。就是这样,我们这些孩子,都是伴着机枪扫射长大的。

我们听见森林里有射击声。德国人叫喊:「游击队员!游击队员!」他们赶紧往汽车那里跑,飞快地逃窜了;而我们,都往森林里跑。

战争结束后,我害怕铁。地上有块炮弹皮,我害怕它会再次爆炸。邻居家有个小女孩,三岁两个月大,我记得妈妈在她的棺材前重複说着这一句话:「三岁两个月……三岁两个月……」小女孩捡了一颗柠檬形的手榴弹,摇晃着玩,就像摇晃布娃娃一样。她用破布片把它裹起来,摇晃它,手榴弹很小,像玩具一样,只是重一些。母亲没来得及跑过去。

战争结束后的两年里,在我们彼得利科夫斯基地区的老戈罗夫契采村,还在埋葬孩子。战争留下来的废铁到处都是,报废的黑坦克、装甲运输车、地雷、炸弹碎片……我们当时没有玩具可玩。后来,这些废铁都被收集起来,送到了不知哪里的工厂。妈妈解释说,这些废铁熔化后可以製造拖拉机,还能造机床和缝纫机。此后,看到新拖拉机,我都不敢走近,怕它会爆炸。它们都是黑色的,就像坦克车一样……

我知道,它是用什幺样子的铁製造的。